《古墓丽影:暗影》预告片

本页提供《古墓丽影:暗影》第一则预告片相关内容。

第一则预告片以太阳被吞噬开始,以光明重现结束。当太阳再现时,劳拉也“成为古墓丽影”。

首发预告片

第一则预告片名为“起始之终”(The End of The Beginning),2018年3月15日发布了一段先导预告,正式预告片于4月27日公布。

这段影像并非游戏的实机演示。

先导预告

2018年3月15日,官方首先发布了一段游戏的先导预告,在法国的一些玩家已经在影院中欣赏到了这段简短的预告片,它长度二十秒左右,出现在电影《古墓丽影:源起之战》放映前。

正式预告

2018年4月27日,完整预告片发布。

音乐

2018年7月,古墓丽影官方发布了一段视频,展示了预告片的音效如何制作。

同时,也公布了本作的游戏编曲是布莱恩·德奥维拉(Brian D’Oliveira)

其他内容

  • 多国语言版:从预告片截取的30秒钟内容,包括多国语言语音和字幕。
  • 预告片音轨:在这里你可以分别听到预告片的背景音乐、声效、配音等。
  • 手机版:适合竖屏查看的分辨率。相比在线观看,其实更适合下载到手机(百度网盘,提取码it2c)。

预告片解读

这则预告片是《古墓丽影:暗影》游戏内容初亮相,虽然不是游戏实机演示,但体现了一些游戏的设计理念。

游戏信息

虽然没有对白,但它用画面讲述了一个故事——太阳逐渐被遮蔽时,玛雅金字塔上正在进行一场人祭。劳拉争分夺秒,在丛林里摆脱士兵的阻挠。她穿越险阻,拼死从祭司手中解救了即将被屠宰的祭品。当劳拉站到金字塔边缘,看着脚下人群,太阳从黑影中再次显现,“Become The Tomb Raider”的字幕昭示了本作的主旨:劳拉从玛雅末日中力挽狂澜,也成为真正的“古墓丽影”。

成为“古墓丽影”

劳拉

先导预告里只是出现劳拉的身影,但她长什么样还是要等到完整预告片里才看到。

劳拉的脸一作一换,而且一代赛一代的脏。不过这次在雨林里需要防蚊虫确实必须涂抹。但这薄薄一层似乎不太顶用……不管怎么说,意思到了就行了。

灰头土脸新劳拉
精疲力竭新劳拉

武器和工具

自从系列重启,为武器设定的一个概念就是“武器同时是工具”。最典型的就是登山斧弓箭

预告片中劳拉沿用了前作的双登山斧弓箭,但弓箭很原始,看来游戏里又要从头开始打造武器。新的装备包括一把杀人越货的大砍刀,以及(疑似)钩绳。前者大概在丛林里还能起到砍瓜切菜开路的作用,而后者的引入似乎大大方便了劳拉飞檐走壁的“新”技能——这是一项阔别古墓丽影系列十年之久的技能了。

新动作的引入通常会影响到谜题的设计,不知劳拉重拾的这个技能会给游戏带来多少亮点。

虽然在预告片里劳拉“飞檐走壁”似乎抓的是墙上的蔓藤,但既然劳拉能走墙了,抓住自己的钩绳应该也一样能欢快地跑起来。这不是古墓丽影系列第一次引入这个动作了,在2007年的《周年纪念》和2008年的《地下世界》里,玩家们已经可以在墙上跑得不亦乐乎。

敌人

前作《古墓丽影:崛起》中,制作组所强调的核心设计理念之一就是“游击战”,希望能够让玩家充分利用环境和工具与敌人展开周旋。看起来,这一作里劳拉拥有更适于打游击的舞台,“游击战”的运用可以比前作更进一步了。

敌人臂章上的图案并不是《崛起》里“圣三一”的标志,或许这些佩戴着十字中间插把剑的标志的,是“圣三一”里的一个小集团。

至少从预告片里看,劳拉还能布置陷阱杀敌。至于对敌人形成的心理威慑,就不知道游戏里能不能体现了。

预告片里劳拉还布置陷阱杀敌。除了杀死敌人,还对暂时幸存的敌人产生心理威慑。这在游戏中是否能表现出来,目前还不得而知。
敌人臂章上的图案有别于上一作“圣三一”的标志,或许这些佩戴着十字中间插把剑的标志的,是“圣三一”里的一个小集团——比如,“雨林精英赶死队”

环境

从2013年的系列重启开始,《古墓丽影》游戏就在强调环境的险恶。在人挡杀人神挡灭神的劳拉面前,敌对的武装势力实在不够她练的,于是,劳拉更大的敌人在于环境。

从预告片来看,这种“让环境来阻挠劳拉”的理念仍然构成游戏设计的基础。

故事发生的背景十之八九是在尤卡坦半岛,所以这个“水池”应该是玛雅人的天然井。石灰岩塌陷形成的天然井,是玛雅人的淡水之源。天然井的重要作用使它在玛雅文化中地位显赫,玛雅人甚至将人投入圣井献祭,以取悦雨神恰克。在地理上,水下世界绮丽梦幻,是现在尤卡坦半岛上热门旅游景点。但天然井的探索还有大量工作要做。

文化符号

预告片中出现了一些玛雅和阿兹特克文化符号。

logo释义

预告片开宗明义——阳光即将消失。这也呼应了本作的标题《暗影》。

太阳被遮蔽的图像这次甚至出现在了游戏标志里,可见它在本作中的重要性。

这次的游戏logo将图案放入,给jk的汉化带来很大的困扰
游戏末尾的图案,解答了之前让人猜测不定的游戏标志的含义

日全食

玛雅人把日食视为“星魔”吞日,这只“星魔”通常被表现为蛇或昆虫。在玛雅人的一些记录里,“星魔”的真实身份是金星。这似乎是因为当阳光被完全遮蔽,金星就成了太阳附近肉眼可见的星体。这个日食的受益者,也就显得很有“吃掉太阳”的动机。在玛雅人的概念里,金星就居住于地下世界,它和地下世界之神就是日全食的始作俑者。

玛雅文化中,日食的发生似乎与一个时代或一段统治的毁灭联系在一起。在危地马拉的玛雅圣书《波波尔·乌》(Popol Vuh)中,造物神经历了若干次失败的造人,最后才用玉米造出了真正的人类。那之前那些人怎么办呢?解决方式简单粗暴——灭了。

记载较为详细的是“Beta版”人类的毁灭——粘土造人失败后,这批木头制造的人类因为缺乏理解力、不祭祀和歌颂造物神而同样面临毁灭的命运。末世之时,发生的异像就包括日食。当太阳和月亮消失不见,所有动物乃至无生命的物件都转变成了能够活动能够说话的恶魔,一边咒骂一边追打人类。在被吞掉眼珠、砍掉头颅后,人类被美洲虎吞噬血肉、吸食骨髓。最后,一场洪水带走了一切。

《波波尔·乌》是玛雅基切部族的圣书,但将日全食与末日相联系的却不限于基切人。“日全食末日”的认知在其他玛雅手稿和记录中也同样存在。日全食和月全食似乎代表了一个时代的落幕。

德累斯顿手稿中的星魔吞日。玛雅人本用石碑记事,后来改为手稿。西班牙殖民者进入中美洲后,为消灭“异端邪说”焚毁了绝大部分手稿,现在仅存残缺的四部玛雅手稿,分别藏于不同的图书馆或博物馆,这些手稿就以收藏地命名。
德累斯顿手稿中一些文字模糊不清。根据能够解读的内容来看,这一页记录的这次日食伴随着“死人[??],[??的]终结,这是他的魔鬼预言,他付出的代价。”这似乎显示了日食之下前一个世界的毁灭。

黑太阳

预告片中这个场景或许并不仅仅是日全食。

在中美洲的古代信仰里,除了“日常”的太阳,还存在着一个黑太阳。它确切的含义尚存争议,可能代表了过去那个陈旧的、已经被取代了的太阳,也可能代表了羽蛇神在夜晚于地下世界的运行。

有趣的是,阿兹特克人将黑太阳在地下世界的运行轨迹以蝴蝶表示,这也是灵魂转换与重生的标志。他们信奉的女神“黑曜石蝴蝶”Itzpapalotl 也同样代表这些含义。但这位女神却是人类的威胁——在日全食下,她也可能吞噬人类。

阿兹特克人的女神 Itzpapalotl 是阿兹特克人的“星魔”之一,可能会在日全食时分吞噬人类。

羽蛇

预告片中第一个出现的玛雅符号,看起来是个蛇头——脸上还长了羽毛。

预告片中长毛的蛇头

长羽毛的蛇是超自然的存在,它在中美洲古文明中被赋予双重的属性。羽毛意味着飞行的能力,彰显它的神性;而蛇则天然拥有在地面行动的能力,代表着它的人性。 对羽蛇的崇拜在中美洲广泛存在,最具代表性的表现大概就是奇琴伊察羽蛇神金字塔了。

凭借出色的建筑布局和天文知识,每年春秋分时,当太阳西下,投射在金字塔北面阶梯上的阴影如同羽蛇从塔顶向下爬行。这一羽蛇神“显灵”的奇观,每年都吸引着大批游客到场观瞻。

而预告片中的头像,看来就是取自奇琴伊察,只不过不是来自羽蛇神金字塔,而且“保存”情况好很多。

来自维基百科的羽蛇神金字塔照片。可以看到太阳的阴影与羽蛇头像组合在一起,宛如灵蛇。每年春秋分时,随着夕阳西下,阴影游动,如同羽蛇从塔顶向下滑行。
羽蛇神金字塔顶的平台上并没有预告片里的头像,它其实出现在奇琴伊察其他建筑上。

国王

镜头闪过丛林中奔跑着的劳拉后,我们看到了一堵墙,墙上的这位看上去颇具权威。

他其实是玛雅一个城邦的统治者。

预告片墙上这个人是玛雅一个城邦的国王

这个素材来自墨西哥的恰帕斯,雅科奇兰(Yaxchilán)遗址。然而原物已不在墨西哥,而保存于大英博物馆。

在完整的“原版”石碑上,这位统治者右手持矛,左手扶盾,身边跪着一个俘虏。石碑上的文字明确写出了这名战俘的名字和地位。

当然,有了战俘的名字,这位得胜的统治者自然不能籍籍无名。他叫做“猎鸟美洲虎四世”,是公元752年-768年间,玛雅城邦雅科奇兰的国王。

这个遗址更有名的大概是王后穿舌献祭图了。

这是预告片中这个素材的原版和完整版。石碑上的文字清楚写明了俘虏来自于何处以及他原先的地位,但现在,他是“猎鸟美洲虎四世”的所有物。
雅科奇兰遗址最有名的壁刻大概就是这张献祭图了,王后刺穿舌头,向神灵祭出自己的献血。她身边的是她的丈夫,国王“盾牌美洲虎三世”。

洞穴

有一段镜头显示,劳拉进入一个洞穴,然后在洞穴尽头看到一座荒废了的金字塔。这个场景应该不会在游戏中出现,但这或许暗示了一部分游戏内容。

在玛雅人的概念里,天然井和洞穴也是地下世界的入口。而玛雅神话传说中,已经对地下世界进行了绘声绘色的描述。《古墓丽影:地下世界》中已经是涉及了玛雅的地下世界,但当时并未深入。

这个场景与上一代游戏第一部预告片非常相似,可能也只是传递一个概念而已。
古墓丽影:崛起》第一部预告片画面,它并没有在正式游戏中出现。

太阳石

墙上刻着的这个圆环,像是来自太阳石。

太阳石并不是玛雅文明的产物,而是阿兹特克人的代表作,上面刻画的是阿兹特克人心目中的“第五纪”。

阿兹特克太阳石

在阿兹特克人的神话中,世界已经随着太阳在灾难中毁灭了四次,最终,众神第五次创造了太阳和世界。这第五个太阳由诸神用他们的血赋予了运动的能力,这个太阳也注定将毁于地震。于是阿兹特克人以珍贵的人血延长太阳的生命,避免世界毁灭——这是阿兹特克人用活人献祭的宗教上的解释之一。

太阳石的中央就是现在的第五个太阳神,他左右两侧各有一只美洲虎爪,抓着一颗人类的心脏。围绕着太阳神头像的其他四个标记,则是以前的四个太阳,它们的外围还有其他表示日期和神明的标志。详细解释可以参考太阳石

太阳石出土于1790 年的墨西哥城,直径约3.6米,重达25吨。它一经出土便造成轰动,成为墨西哥的一件国宝。
太阳石还是很受青睐的,这是《古墓丽影:暗影》官方网站上的游戏发布计划表。

羽蛇神

预告片中,这位侩子手身着羽衣,头戴羽饰,这一身插毛的打扮或许是象征着上文提到的羽蛇神

不长毛就插上毛

羽蛇神执掌着生死与祭祀。不仅如此,它还被认为是日历的发明者、艺术家的守护神等等,几乎没有羽蛇神不涉及的生活领域。

羽蛇神在中美洲各文明受到普遍崇拜,对他的称呼各不相同,但意思基本上都是“长羽毛的蛇”。尤卡坦半岛的玛雅人称它为“库库尔坎”,上文说到的羽蛇神金字塔,就是“库库尔坎金字塔”。

羽蛇神金字塔是奇琴伊察最负盛名的建筑,但奇琴伊察对羽蛇神的崇拜不限于这个金字塔。在奇琴伊察很多其他建筑中也刻画了羽蛇神或羽蛇的形象,你甚至还可以看到羽蛇神与祭祀的密切联系。

奇琴伊察武士神庙的壁画上,人祭祭品被按在一条巨大的羽蛇身上。
阿兹特克羽蛇神,不过不是叫做“库库尔坎”,而是叫做“Quetzalcoatl”。

玛雅人祭

太阳即将被吞噬,祭司举起了“屠刀”——“你的心脏我收下了!”

中美洲的挖心人祭很有名,但有名或许还是因为阿兹特克。西班牙殖民者来到中美洲的时候,以阿兹特克人为核心的“三国同盟”正如日中天,而玛雅已经从鼎盛的古典时期衰落。西班牙殖民者留下的关于阿兹特克人的人祭记录可谓触目惊心,玛雅人的祭祀变得相形见绌。

危地马拉出土的黑曜石刀和被祭祀的儿童骨骸埋葬在一起。
危地马拉出土的黑曜石刀和被祭祀的儿童骨骸埋葬在一起。
中美洲传统信仰里,黑曜石里蕴含着超自然的力量。

玛雅人的祭祀,原本较多使用各种动物,或者由贵族放血献祭。到后古典时期,玛雅社会的人祭似乎有普及化的倾向。人祭的手段可以是投入圣井,箭刺,或者砍头等等。

挖心在玛雅原本并不常见,后古典时期却逐步成为常用的祭祀手段,可能是受到阿兹特克人的影响。

奇琴伊察大蹴球场墙壁上刻画着斩首场面,右侧跪着的人头颅被砍下,脖子里喷射出的血柱化为了蛇。玛雅人似乎更多采用这样的人祭方式。
|
在玛雅人的神话中,玉米神兄弟被诱杀于地下世界惨遭斩首,玉米就是从玉米神的头颅中诞生。
挖心祭祀

最早关于玛雅尤卡坦半岛挖心人祭的描绘,来自十六世纪时西班牙天主教传教士、尤卡坦主教迪亚哥·德·兰达(Diego de Landa)。在他的描述里,将遭遇挖心的祭品会被涂成蓝色,然后被大肆展示。然后他会被带到金字塔顶,按在圆形石祭台上。头戴羽冠的刽子手手法熟练,一刀从他左肋下穿过,将还在跳动的心脏取出,放到身边大祭司手中的托盘上。新鲜的人血则被迅速地涂抹在神灵偶像身上。之后,尸体被从金字塔顶推下,金字塔下的侍者剥去祭品手脚之外的皮肤,让祭司穿上。祭司披着人皮与人们一同起舞,致敬重生。

在对玛雅人祭的描述中,祭品被涂抹成蓝色,舒展身子按压在石祭台上。玛雅蓝是神圣的颜色,代表了雨神恰克,也是仪式中一种非常重要的颜色。
奇琴伊察的人祭壁画,预告片中呈现的就是这样的场面,只不过人数缩水了。

金字塔

黑暗笼罩大地的时候,劳拉赶到了仪式现场,救下了即将被挖心的祭品。但劳拉这个一身血污的救星宛如死神,直接把人吓跑了。

不受欢迎的劳拉来到平台边缘,只见对面的金字塔背后,太阳正从阴影中复现,而金字塔下则是人山人海。

金字塔之巅的劳拉

这个金字塔分九级,象征地下世界的九层。金字塔四面楼梯每一面都有91级,加上金字塔顶端的神庙,就是365级,象征一年的365天。

根据玛雅的太阳历(哈布历),一年分为18个月,每月20天。每个月、每一天都有名字,组合成了360个日期名称。而在年末,还有五天为“无名日”。传闻在这几天,人间和地下世界的界限消失,地下世界的疾病和恶灵会侵入人间,于是这诡异的、不可言说的五天又被称为“禁忌日”。这在《地下世界》中已有所涉及,见玛雅历法

“无名日”和日全食也有联系。在记录尤卡坦半岛玛雅人信仰的手稿中,有过“连续五天的日全食”的描述。玛雅人相信在将要崩溃的世代下,太阳将“背过脸去”,连续五天都不见踪影。这与“无名日”颇为契合。

那么,劳拉脚下这数不尽的“人”,会是象征着地下世界里涌上地面的恶灵吗?联想起前两部游戏里的暴风武士和不死军团,这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奇琴伊察的羽蛇神金字塔。玛雅各城邦的金字塔形态并不一样,预告片里的金字塔正是取材于奇琴伊察的这个。

阅读更多